【打造文旅名城•听文物讲故事】名窑生辉:一抹天青的淡雅致远

发布日期:2020-06-15 来源: 浏览次数:

微信图片_20200617103247.jpg

名窑生辉:一抹天青的淡雅致远

微信图片_20200617103251.jpg

▲汝窑天青釉刻划莲瓣纹瓷钵


□本报记者 王春生/文 禹舸/图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周杰伦的《青花瓷》曾很流行,其中的这句歌词,写的其实不是青花瓷,而是北宋汝瓷。


北宋汝窑特指北宋汝州辖区内专为宫廷烧造青瓷之窑,是北宋“五大名窑”(汝、官、哥、钧、定)之一,有“青瓷之首,汝窑为魁”的美誉。


我国几代文博和陶瓷工作者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在宝丰县大营镇清凉寺村找到了烧制汝窑瓷器的窑址,发现汝窑中心烧造区。30年14次考古发掘,揭开了北宋汝窑神秘的面纱。


北宋遗珍 闪耀汝窑博物馆


6月7日上午,阳光灿烂,蓝天白云下放眼四望,宝丰汝窑博物馆和中国宝丰清凉寺汝官窑遗址展示馆比邻而建,三面环山。


“汝窑博物馆里展示的几乎都是在清凉寺考古发掘出土的文物,可以说所有传世汝瓷这里都有相对应的展品。”宝丰县文物保护利用中心主任、汝窑博物馆馆长王团乐语带自豪。


王团乐说,宝丰汝窑博物馆2017年10月19日正式开馆,有发掘出土的汝窑文物千余件,虽然大多是修复品,但信息量远远大于汝窑传世品,如台北故宫博物院十大镇馆之宝中的汝窑天青釉莲花碗,汝窑博物馆里的两件展品器形与特征与之完全一致;河南博物院的九大镇馆之宝之一就是清凉寺汝窑遗址出土的刻花鹅颈瓶。


“2015年,北京故宫博物院统计全世界传世汝瓷不足百件,器型只有20余种,这里陈列的汝瓷器型至少有40种,有不少传世品中未见的新器型。”王团乐说,汝窑博物馆里主要有熏香炉、梅瓶、鹅颈瓶、方壶、套盒、器盖、碗、盘、板沿盆、龙纹钵等,不少器类还有多种造型。


在博物馆二楼“青瓷典范”展厅左侧第一个展柜里,摆放着三只天青釉瓷碗,其中一只深口碗器型美观,色彩浅淡,碗内壁则呈盈盈青绿色。说起这三只碗,王团乐如数家珍:“都是1989年蛮子营窖藏出土的,出土时器形完整,是典型的官窑时期作品,器物在地下经过近千年的盐碱侵蚀外面釉色局部褪掉,但碗内釉色很正,1992年被定为国家二级文物,2015年故宫博物院九十华诞庆典,它被调去参展。”

汝窑瓷器口径一般为10-20厘米,故有“汝窑无大器”之说。但有两个器形较大的瓷钵,钵口直径超过30厘米,王团乐说,尽管这两个瓷钵残破,但这种大器形的瓷器极为少见,钵内还有龙纹,价值很高,“故宫博物院耿宝昌先生看到时感叹说是孤品,称‘没有见到过’”。


在博物馆里,一件天青釉瓷盏托引人注目,它的釉面有细碎的开片纹,如冰之裂。讲解员说,这种纹俗称“冰裂纹”,若慢慢转动,会发现冰裂纹若隐若现,颇为神秘。

微信图片_20200617103255.jpg

▲汝窑天青釉瓷盏托


除大量带釉汝瓷外,博物馆里还有一些未上釉的素烧器,如仿青铜器出戟瓶,瓶体外上部有两个羊首,周身有四个出戟。“这种素烧器残片在2000年发掘时仅有几片,2012年、2013年又出土大量这类残片,最后修复成3件这样的出戟瓶,这种瓶同样只有在清凉寺遗址才有。为何会有数量巨大的素烧器,却不上釉进行二次烧制,现在还解不开这个谜。”王团乐说。

微信图片_20200617103258.jpg

▲素烧仿青铜器出戟瓶


以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宋徽宗《听琴图》为蓝本创作的“听琴”场景中,赵佶端坐琴旁,双手抚琴,其右侧几案上所置汝窑兽足香熏炉,与清凉寺汝窑遗址出土的汝窑天青釉兽足香熏瓷炉一致。


“雨过天晴云破处,者般颜色作将来。”正是宋徽宗对天青色瓷器的钟爱,才使得汝窑瓷器以清淡典雅的釉色、简洁凝重的造型、温润如玉的质感、特殊复杂的工艺,荣登青瓷烧造历史的顶峰。


谁发现了北宋汝窑?


北宋末年,金兵入侵、宋室南渡,存世仅仅20多年的汝窑旋即销声匿迹,成为历史疑案。


那么,是谁最先发现了北宋汝窑窑址?


清凉寺汝官窑遗址展示馆大厅内介绍了陈万里、冯先铭、叶喆民、汪庆正等古陶瓷专家的事迹。新中国成立后,他们一次次来到这里,寻找汝窑遗址,为汝瓷找家。

早在1950年,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陈万里等首次到宝丰清凉寺窑址调查,发表《汝窑的我见》一文。1964年和1977年,古陶瓷专家冯先铭、叶喆民等两次到清凉寺窑址调查,采集到一片天青釉汝瓷片。


1985年,叶喆民在郑州举行的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上,首先提出“在宝丰所得的天青釉残片未必不是一条寻觅汝窑窑址的有力线索”。


1986年,在西安举行的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上,宝丰县瓷厂工艺师王留现展示了他在清凉寺收集到的一件天青釉洗,让与会专家眼前一亮。参加会议的上海博物馆陶瓷专家汪庆正根据这一线索,于当年底两次派人前往清凉寺窑址调查,采集瓷片标本及窑具40余件,于1987年10月出版了《汝窑的发现》一书,书中写道:“清凉寺窑即宋代五大名窑之一——汝官窑的故乡是确凿无疑的了。”


1987年10月至12月,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首次对清凉寺窑址进行试掘,发现典型御用汝瓷十余件,遂将该窑址确定为汝窑遗址。此后至2016年近30年时间,省文物考古研究所(2013年4月更名为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共对这里进行了14次考古发掘。


“其中2000年,在搬迁清凉寺4户居民的地方,发掘出烧造御用汝瓷的窑炉15座,并出土了大量汝窑瓷器残片。”王团乐说,这一重大成果,被评为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2001年6月,国务院公布宝丰清凉寺汝官窑遗址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个澄泥池里出土的汝瓷片最多,也比较纯,都是当时匠人有意砸碎后扔里边的,挖出的瓷片足有一卡车。”站在澄泥池前,王团乐说。


在展示馆北侧配釉作坊里,除发现5个釉料坑外,还有玛瑙、素烧片,印证了玛瑙入釉的说法。同时在釉料坑里发掘出一枚政和通宝钱币,宋徽宗政和年间是公元1111-1118年,距离北宋灭亡(公元1127年)很近,这说明在政和年间或者更晚的宣和年间汝窑还在烧制。同时有史料记载,“政和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两者可相互印证。


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专家、副研究馆员郭木森参加过13次清凉寺考古发掘,其间多次担任考古队队长。6月7日晚,已退休的郭木森来到宝丰,他感慨道,每一次考古发掘他都记忆犹新,1999年那一次尤其难忘。当时,他听说有村民在挖蓄水池时发现瓷片,当即赶去,结果在池边余土中捡到150片瓷片,“大的有拇指指甲大小,小的如黄豆”。此处没有发现其他白瓷、青瓷片。凭着职业敏感,他感觉人们一直在寻找的汝窑中心烧造区就在居民房屋下面,就申请在民房旁试掘。“当时就在居民住宅旁下挖,开的探方面积不到50平方米。”郭木森说,结果让大家喜出望外,“里面全部是天青釉汝瓷片。”


煌煌汝瓷何以传承?


“上世纪70年代,村里平整土地时就挖出来好多瓷片,听老人说这东西旧社会就有人挖,说是古董,将来有收藏价值。”6月7日,清凉寺村村民王君子说。


59岁的王君子小时候就喜欢有光泽的瓷片,当时村里有普通窑,主要烧些碗盆之类的生活用品,村里还有人会捏泥人,他就跟着学,捏好后烧制出来,“感觉很有成就感,后来开始烧汝瓷,但一直没烧成”。


2000年,在清凉寺遗址民房拆迁现场,平整出来许多异色土,王君子看到后非常好奇,就用袋子装了一些回家仔细琢磨。结果竟然发现了一个秘密,那些土,是古窑匠人配制的没来得及使用的混合釉料!他如获至宝,把釉料筛了一遍,分拣出各种石粉,试图寻找汝釉的配方。他随身带着石粉,在方圆数十公里的山岭沟崖,寻找与它们颜色、质地相同的原料,一一比对,并进行试烧。


经过多年、上千次试烧,他终于烧出了满意的天青色釉。他烧造的玉壶春瓶和笔洗,得到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古陶瓷专家耿宝昌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叶喆民的好评。


2011年,汝瓷烧制技艺被国务院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如今,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汝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的王君子对汝瓷烧制很有信心。

微信图片_20200617103305.jpg


▲汝瓷烧制模拟窑炉


“宝丰县现有汝瓷研发生产企业100余家,拥有汝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等各类国家级大师31人,下一步我们将通过打造清凉寺中国汝窑古镇,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国家文化公园和平顶山学院陶瓷学院宝丰新校区等措施,大力发展汝窑陶瓷产业,使汝窑这一中华瑰宝在传承创新中再现历史新辉煌,让宝丰汝窑瓷器走向世界,走入寻常百姓家。”主抓文旅工作的宝丰县副县长郜现营满怀憧憬。